對有名校文憑還當棒棒切莫誤讀

作者:招生办 发布时间:2019-05-16 13:47 点击数:132次

原標題:對有名校文憑還當棒棒切莫誤讀

  在重慶,有一群人靠著一根棒子生存,他們在當地被稱為“棒棒”。在常人看來,這些“棒棒”很多來自鄉村,他們衣著朴素,靠賣力氣“討生活”,但其中一位“棒棒”近日卻因為高學歷在網上引起廣泛討論。(12月17日北京青年報)

  賀東偉與其他“棒棒”的區別,是多了一張西南政法大學法律專業的畢業証書,且該校是改革開放后全國首批重點大學之一,還是全國首批卓越法律人才教育培養基地。按說從這樣的大學畢業,好歹也該有一份穩定的工作。然而,名校畢業的何東偉在大學畢業后錯過了一次工作機會,此后便一直做棒棒。雖然他有名校文憑,卻沒有給他的生活帶來任何變化,依然拿起棒子干體力活。

  有名校文憑卻隻能當棒棒,確實令人費解——棒棒怎麼能與名校文憑挂鉤?不禁猜想何東偉的這張文憑是否貨真價實。他今年46歲,按時間推算,大學畢業時應該趕上了國家開始實行大學畢業生不再包分配的政策,工作需要自己找。如此,對當了棒棒后再考上大學的何東偉來說,顯得有些不適應。在一個求職激烈競爭的年代,僅靠一張文憑而沒有“推銷”自己的能力乃至真才實學,就是文憑再打眼,也很難找到滿意的工作。

  而何東偉顯然既不具備推銷自己的能力,且他的文憑似乎也沒有很高的“含金量”。換句話說,如果他真的學到或具備了法律專業的本領,絕不會落到當棒棒的程度。這不是說當棒棒就低人一等,凡是合法勞動都是光榮的。但畢竟,有一張名校文憑還要當棒棒,還是令人費解。其中,既有他無法面對社會發展的迅猛變化問題,也一定存在自身在專業知識上沒有達到實際要求的問題。否則,西南政法大學的畢業生,哪怕是本科生不會沒人要,更不會去當棒棒。

  何東偉的經歷,很容易讓人與“讀書無用論”聯系起來。看到他的境遇,也許有人會說,看到了吧,讀書有什麼用?有了名校文憑不還是當棒棒?而這才是值得高度警覺之處。每隔一段時間,“讀書無用論”就會出來喧囂一陣。總有人拿大學生暫時找不到工作,或偶爾有大學生畢業后生活落魄說事兒。而就拿“讀書無用論”說事兒。這種觀念極其錯誤,是片面和短視。何東偉這樣大學畢業生,有幾個並不奇怪。絕不能隻見樹木不見森林,或以“一”當“十”。

  隨著大學生就業難,以及昂貴學費帶來的家庭不堪負重,社會上“讀大學不如打工賺錢”這一“新讀書無用論”就重新抬頭。雖然曾被全社會認同過的“知識改變命運”已不能總是成立,但“知識無用論”乃是大錯特錯。大學生就業難只是暫時問題,絕不能由於一時的就業難和工資低,就低估了大學教育的分量。雖然我國教育仍有許多不盡如人意的地方,但畢竟受過教育的人在掌握知識、把握時機、創新能力、層次素養等多方面,總體大大高於未受教育者。

  每所高校都能培養出一大批合格的畢業生,但不可否認的是,高校哪怕是名校,也會出產極個別的“廢品”,中國的大學如此,國外名校概莫能外。其實,何東偉能在做棒棒期間備考,並最終考上重點大學,挺很令人敬佩的。不過后來,他既沒有在大學受教育期間,學到更多專業知識,也沒能就此開闊視野,獲得依靠自身本領的生存能力,這實在令人遺憾。上大學讀書找個好工作這類實用主義或功利主義,在一定程度上並非不可。但如果拿個別當整體,容易演變成“讀書無用論”的錯誤結論。

  讀書能提高國民的整體素質,是國家發展戰略的基本要求。不要說讀書沒用,讀書可以提高個人的文化素質。當然,即便是接受過良好教育的人,走出校門后,也需要在社會實踐中繼續接受教育,這乃“學無止境”。當然,還必須反思我們的教育體制,即便上了大學,也並不意味著在知識儲備乃至人生觀和價值觀上都能有一個質的提升。而無論如何,“知識無用論”實乃錯誤論調。而這正是何東偉有名校文憑還當棒棒,需要警覺的地方。